欢迎书友访问TXT小说
首页异常觉醒 第三百五十九章 黑羊研究会 (上)

第三百五十九章 黑羊研究会 (上)

    直到这时,白解才确定,这两个灵兽蛋应该恢复了正常。』菠﹣萝﹣小』说
    见黑大师没有再开口阻止,白解便将它们装回了包中。
    一旁的方问侯也将那枚透明夹片收了起来,然后将目光移向水槽那边。
    见他们似乎还有别的事情商量,白解便开口向方问侯告辞,和他约定了下领取奖励的时间,就推门离开了这。
    白解刚走出办公室,正好看到朝这边走来的熟悉护卫,他手上提着两个厚厚的皮箱,看上去沉沉的,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白解朝他轻轻点了点头,便直接走了楼。
    办公室里,方问侯也来到了水槽旁边,同黑大师一样,神色专注地盯着那个起伏不定的圆盘。
    听到敲门声,只是轻轻应了一句。
    “进来。”
    护卫推门走了进来,“大人,这是您让我从仓库里取来的两份散魂药剂,质量都是绝品。”
    方问侯回头朝他点了点,示意他将皮箱放下,“把它们放下,然后就可以出去了。”
    “是。”护卫依着命令照办。
    在护卫离开以后,黑大师适时转过头来,目光移动到两个皮箱上面。
    “不知道方大人想怎么雕琢里面的意识?”
    方问侯的面色渐渐凝重,“我需要你把意识核心保护住,在我用散魂药剂进行冲刷的时候,最好能够完美的将意识核心剥离出来。”
    黑大师略微蹙起眉头,“理论上不算难,但要想将意识核心完美剥离,时间上的花费可就长了。”
    方问侯笑着说道“你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药剂补给,时间上的花费不要担心。”
    实际上,黑大师却在思考着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方问侯为什么要将这只飞禽的意识核心剥离出来?被禁锢在圆盘之中的意识,就是在辟耀山脉中捕获的灵鸟。这种玉璧形的圆盘,其实就是一种珍贵的禁魂古器,材质非常易碎,所以流传世间的极少。许多人,估计一辈子都没见到过这种古器。
    似乎察觉到自己思考得太久了,黑大师随即说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白解下了大楼,重新回到愁云惨淡的大堂,猛飞还独自坐在角落里,大堂的人流比刚才稍微多了一些。
    走到猛飞旁边,他略微抬起脑袋,已经醉得发泡的眼睛,目光迷离地瞧了白解两眼。
    “你···是哪位?”
    白解故意在他眼前扬了扬手,“你不认识我了?”
    “不认识,不认识。”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没事不要来打扰我。”
    白解却没有顺着他的话语离去,而是一屁股坐到他的对面,将面前的杯子用酒满上。
    “我来陪你喝几杯吧。”
    看到白解朝自己伸出酒杯,他的脸色顿时一变,不禁打了个酒嗝,嘟囔地说道“我认识你,骗我酒的人!”
    白解点点头,“对,对。我是骗过你酒的人,现在来向你道歉。”
    “什么道歉!我不需要!”他大声嚷了两句,“今天你得跟我把酒喝够,不然就别走了。”
    话没说完,他就端起盛满的酒杯一饮而下。
    “好,今天我陪你不醉不休。”白解也学他一饮而尽。
    只不过白解从未喝过酒,这一口咽下,嗓子眼里立刻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脖颈也变得涨红一片。
    “好酒!”白解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学着书上看到的人物,胡咧咧地称赞一句。
    没想到,这正和猛飞的心意,他大声说道“继续满上!”
    两人的对饮,持续到了午夜,此时两个人都已经醉得不行,惺忪的眼神完全看不到其他东西,就连有人到了身边也完全没有意识到。
    “他们这是怎么了?”熟悉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会长大人,他们一直从傍晚喝到了现在,我们正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您看该怎么办?”
    方问侯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让猛飞的人来把他接走,至于他,就放在我的办公室里吧。”
    “明白了。”
    吩咐完后,方问侯便离开了这里,他还有事情要办,必须得连夜完成。
    第二天一大早,白解被冰凉的状态惊醒,迷迷糊糊地想要爬起来,却一骨碌地重重摔倒在地板上,脸部朝下,鼻骨顿时与地板撞得生疼。
    身上只有一件薄衣,被子完全在铁床的另一侧,难怪白解刚才被冷意惊醒。
    眼神迷离地打量周围,这里似乎有些熟悉,貌似在哪里见过,白解一时没有想起,待他使劲晃了晃脑袋,精神稍微恢复一些,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身在何处。
    他原来在方问侯的办公室,角落里摆了一张铁床,他刚才正好睡在上面。
    淡淡的月辉下,房间里安静无比,只有那摆在旁边的巨大水槽,能够听到些许水声。
    无意识地,白解起身缓步走到水槽旁边,将脸贴在冰冷的槽壁上,两眼睁大地盯着里面。
    那个圆盘不再上下起伏,静静地悬在水中,表面泛着某种神秘的光华。
    白解渐渐痴迷于这种神秘光华,右臂下意识地往上移动,顺着水槽边缘探了进去。
    水槽里的药液非常黏糊,手在里面移动就和搅着泥浆一样,迷糊地摸索了半天,才找到圆盘的位置。
    就在白解的手指要触及圆盘表面的瞬间,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道熟悉的声音完全惊醒了白解。
    “你在那干什么?!”方问侯语气严厉地问道。
    “我······”白解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
    方问侯将灯打开,面带严肃地来到水槽旁边,“这不是你该碰的东西。你的奖励我已经帮你带来,你拿上它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白解没想到方问侯脸色变得这么快,现在竟然冷着脸要赶他走,虽然他本来就打算尽快离开这里,但不是以这种方式离开。
    只不过,白解刚才的行为的确犯了方问侯的忌讳,方问侯一点情面也不留,将装有奖励的空间戒指直接丢给了白解,然后便叫来护卫带他离开。
    直到走出大楼,白解才忽然想起,他还没有将自己的要求说出来,他想要借助高鹄市的交通工具前往重郡市。
    不过,方问侯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就在大楼外面的大草坪上,就停着一艘小型的三翼月舟,护卫直接把白解领到了这里。
    迷迷糊糊地登上月舟,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存在,听到白解的脚步声,循声往这边看来,不过看到睡眼惺忪,满身酒气的白解,大都略显厌恶地皱了皱眉,心里生怕白解往这边走来。
    白解不是完全没有恢复意识,自然看得出那些人眼中的厌恶,随意扫了一圈,没想到竟然发现一位熟人,便朝这边走了过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她的旁边。
    黑大师不经意地往白解这边瞟了一眼,眼神里也露出同样的厌恶,正想将白解从旁边赶走,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到了嘴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
    白解似乎是本趟月舟的最后一位客人,就在他上来不久,舱门开始关闭,发动机起火预热。
    只听到“轰”的一声,白解感到浑身猛地震颤了一下,月舟便像一只鸾鸟一样,一飞冲天,拖着长长的白色尾光,穿过了星辰防御带的保护范围。
    十个小时以后,一艘如战争堡垒一样的远航月舟上,白解神色清醒地看着窗外掠过的朵朵黑云,身旁站着那位身材微胖的黑大师。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月舟也可以变成战争堡垒,像这样毫无顾忌地进出异兽群。”
    窗外的朵朵黑云,原来是一群群的黑甲蝗兽,相较于在高鹄市外看到的蝗兽群,重郡市周围的蝗兽群看起来更加强大凶猛,阵型也显得更加整齐有序。
    “你应该很少出远门吧,这种月舟堡垒是发生兽灾的时候,通行疆域之间的主要手段,足以抵挡住千万量级的兽群袭击。就算是王侯级异兽,两三下间也毁灭不了它。”
    这种月舟堡垒或许真的是华国的战略储备之一,只有在发生兽灾这样的大灾害时,才会得以显露出来。相较而言,白解见到的重型运载月舟,还真的算不上什么了。
    “不过,你为什么要邀请我加入你们的组织,我对你们的黑羊研修会不太了解。”
    在重郡市登上这艘月舟堡垒以后,黑大师便主动找上了白解,邀请他加入什么黑羊研究会。
    白解自是一口拒绝了邀请,但这位黑大师似乎不打算放弃,一直跟在了白解旁边。
    “我们黑羊研修会不是那种牟利组织,我们的目的,是想要让精神体系的研究发展到更深的程度。”黑大师面色肃然地解释着。
    “精神体系的研究?”白解产生了一些好奇,“这么说,你们组织里的人都是精神系的能力者?”
    黑大师摇了摇头,“精神系的能力者万中无一,我们怎么可能都是精神系的能力者,但是我们组织里的所有人,都是精神体系的拥趸,相信有朝一日,精神系能力者一定可以成为最强大的能力系。“
    听完黑大师声情并茂的话语,白解不禁有些意动,正在思考的时候,广播里忽然传来了警迅的声音。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请大家马上回到房间,月舟即将跨越疆域交界处,请不要在外面休息逗留,以免不小心受到伤害。”


同类推荐: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炮灰女配重修仙九星天辰诀武动乾坤杀神神印王座八零后少林方丈弑神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