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TXT小说
首页绣云廊 无标题章节

无标题章节

    (三)
    张贵妃在一个香风微熏的午后,派人来把我请到了她富丽堂皇的琼华宫。
    她是这宫里最有权势的妃子,在皇后过世之后,她的位分最高,家族势力也遍布朝野,又生下了皇次子,比皇后留下的嫡长子只小了一岁。她理所当然就越来越不可一世,就连皇上严令后宫节俭支出、不得奢侈铺张的旨意也丝毫不放在眼里,只有她的琼华宫依然装饰着绫罗珍绣、金玉满堂。
    我恭恭敬敬地向张贵妃行了礼,她竟然很和气,走上前就把我扶了起来,脸上挂着让我不敢相信的笑容:“晗月姑娘别这么客气,你我都是在皇上身边服侍的人,其实是一样的。”
    接着她就吩咐赐座、上茶。我笑着道了谢,知道她必有要紧话要说。
    果然,张贵妃寒暄了几句,就切入正题:“你在皇上批阅奏章的时候,可曾留意过凉州将军送来的折子?”
    我心中一动,凉州将军手握重兵,是张贵妃嫡亲的胞兄。我未做思虑,便摇摇头答道:“奴婢只管为皇上添香炉、侍候茶水,不管什么折子,那是一个字也不敢看的。”
    张贵妃马上露出了不悦,厉声道:“胡说!你侍候的日子久了,哪能什么都没有留意到?”
    但她很快又缓和了下来,柔声笑道:“那是一种淡蓝色镶银边的折子,西北军中专用的,你年轻记性好,一定看到过。”
    我低头笑了笑:“娘娘这么一说,奴婢倒想起来了。淡蓝色的折子是曾看到过,皇上很重视,每一次都认真看的。”
    张贵妃凑近了一点,眼中闪着光:“那皇上看完之后,可曾说过什么?”
    我看了她一眼,为难地微皱了眉头:“这个。。。奴婢就实在不记得了。”
    张贵妃瞪着我,但她很快又笑了:“你放心,本宫问你的话,绝不会让你白做的。”
    她拍拍手,一个宫女捧着一只锦盒走出来,掀起了盖子。
    张贵妃伸手一指:“从现在起,你老老实实告诉本宫皇上说了什么,一句话五十两银子。你在宫中的俸禄不过是月钱三两,这个价钱很对得起你吧?”
    我看着她笑道:“若是皇上只说了一个‘好’字,也值五十两?”
    张贵妃瞥着我的笑容有一丝得意、有一丝轻蔑:“当然!只要你得到什么消息都赶来回报,本宫不在乎银子,要的是你的忠心。”
    我站了起来,屈膝道:“多谢娘娘赏识,但一来奴婢是御前侍候的人,事事身不由己,皇上说过什么话,进了奴婢的耳朵只敢烂在肚子里。二来我们做奴婢的,心中只可对一个主子忠心,得陇望蜀岂非犯了宫中大忌?”
    张贵妃脸色变了,目光在转瞬间变得狠厉:“这么说,你是不肯合作了?”
    我迎着她的目光,平静说道:“奴婢要提醒娘娘,皇上自登基以来既全力推行改革,举国以俭素为荣,宫中也一再削减用度,更不许妃嫔与外臣来往。娘娘如今的俸禄加上补贴不过是一年六百两,却想要五十两银子向奴婢买一句话,这个钱是从哪里来的,恐怕不好向皇上说清楚吧。”
    张贵妃的脸色更加阴沉,冷笑道:“你没资格来质问,本宫只问你一句,到底肯不肯听话?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我只笑了笑:“宫中规矩森严,各安其职,违制重罚,请娘娘恕奴婢不敢以身涉险。”
    张贵妃狠狠瞪着我,良久之后,忽然又变了一张脸,站起身来亲昵地拉住了我的手:“晗月姑娘,言重了,本宫不过是和你随便说说家常话。你既然不肯,就算了,眼下还有一件事要劳烦你。”
    她又唤出一个宫女,捧来了一只幽香扑鼻的香袋。张贵妃取了香袋在手,长长叹息一声:“说起来,本宫倒是许久没有见到皇上了,皇上并不是每日里都来后宫,却日日必去南书房。你不知道这宫里有多少人在羡慕你,本宫的福气不如你呀!”
    我不敢接她的话头,只轻声道:“娘娘有话,还请直说。”
    张贵妃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本宫知道,皇上常常夜里累了就宿在南书房,所以赶着亲手做了一个安神的香袋,想请姑娘放在枕边,待皇上看见了也好想起本宫来。”
    我还未答话,她握住我的手更紧,轻叹道:“本宫这点痴心,还请姑娘成全,今后必定忘不了你的好处。”
    她言已至此,我自然就笑着答应了,把香袋接了过来:“举手之劳,娘娘只管放心。”
    张贵妃满面笑容派人送我出了宫门,我坚决谢绝了她酬谢的银子、首饰。待走到僻静之处,我取出袖中的香袋放在鼻尖细细闻了闻,脸上就不由自主浮现了一丝冷笑。
    (四)
    傍晚我照旧去南书房当值,还未走进大门就有几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了出来。迎头看见我,就有一个拍手笑道:“可好了,晗月姐来了。”另一个也满脸欣喜:“晗月姐,安公公正急得叫我们快去找你呢,皇上又发脾气了。”
    安公公果然急得团团转:“李姑娘,你来了就好了。皇上今日下午见过了王丞相,就发了好大的火,现在已在里面待了两个时辰,一个人也不见,一口水也不喝,这会子连晚膳还没用过呢。”
    我赶紧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公公叹道:“王丞相要辞官回乡,皇上变法多年,正在关键的时候,他又是维新派的主力,这不是存心和皇上拆台吗?难怪皇上生气。”
    我托着一盏参茶走进了内室,皇上正背负着双手,凝神看着墙上一幅画,这是太祖皇帝留下的《天下江山图》,他一言不发、纹丝不动,就像是入定了一般。
    我站在门边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不知过了多久,皇上终于转过身来,他面无表情,并没有看着我,只淡淡说了三个字:“你来了。”
    “是”我走到书桌边将托盘放下:“皇上用点参茶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保重龙体最要紧。”
    皇上把目光转了过来,从我脸上扫过:“这里的事,你都知道了?”
    “奴婢听说了一点。”
    皇上沉默片刻,忽然捏起一只拳头狠狠砸在桌上,墨汁四下溅出,也吓了我一跳。
    他抬起头,满脸都是悲愤之色,咬牙说道:“朕登基之时,天下已现颓然之象,国库空虚入不敷出,西北战事连连失利,山西大旱朝廷竟连赈灾的银子也拿不出来。所以朕才力主变法,不惜一切代价排除万难,发誓大宋不兴变法不灭,八年来得罪了多少人,又受了多少人的抵抗唾骂,朕始终坚持其志、未改初心。”
    “但如今”他长长叹息一声:“朕还抗得住,王丞相却抗不住了,这是他第二次向朕请辞。他若是一走,维新派的官员也将四散零落,变法还如何继续下去?”
    他说到最后两句,语声渐渐低了下来。我见到他脸上自然流露的悲伤、忧虑之色,心里也感到难过,便打起精神笑道:“皇上不必担心,王大人是上了年纪的人,有时候会像小孩子一样耍耍性子,无非过几天也就好了。”
    皇上苦笑一声:“礼部冯侍郎是朕的亲舅舅,就连他也对朕说,变法是动了祖宗规制,总有一天会搞得天怒人怨,应当及早停止。”
    他盯住了我的脸,一字字道:“你说,朕辛苦八年到底为了什么?是不是真的错了呢?”
    这个问题很难,我低下头仔细想了一会儿,平静答道:“国家的事,是对是错奴婢不敢说。但奴婢只知道,八年前朝廷拿不出赈济山西的银子,八年后却能在南北一十三省大力兴修水利,灌溉农田,天下已大大降低了旱涝之灾的风险。”
    “八年前我朝每逢战事都失利于辽国,甚至连小小的西夏都无法对付。八年后却能痛击辽、夏,更有岷州大捷一雪前耻,扬我大宋国威。”
    “奴婢只知道,这世上有的事的确很困难,开头难,坚持更难,但越难的事情才越值得一做。正如先贤所说,虽千万人吾往矣,只要皇上心中信念不倒,有再多人的阻拦又算得了什么?”
    皇上沉默了,但凝视着我的眼睛里目光渐渐炽热,他的神色渐渐兴奋起来:“你说的很好,朕没有想到,你一个女子能说出这样痛快的话。”
    我笑了笑,把散乱的书桌收拾干净,又去水盆边洗净了手,把那盏参汤捧了起来:“欲成大事者不谋于众,既然旁人无法理解,就请皇上乾纲独断。”
    皇上朗声说了一个“好”,含笑从我手中接过了汤盏和汤匙,但他刚递到唇边,手中突然又停下了:“这参汤的颜色、气味与御膳房送来的不同,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我垂手答道:“膳房送来的汤食早已凉了,这是奴婢自己在小灶上炖的。”
    皇上放下汤盏,突然把脸色一沉,极淡漠地说了一句:“李晗月,你方才跟朕说的话,究竟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有人教你的?”


同类推荐: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炮灰女配重修仙九星天辰诀武动乾坤杀神神印王座八零后少林方丈弑神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