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TXT小说
首页腹黑萌宝:拐个爹爹送娘亲 第145章 撕裂的痛

第145章 撕裂的痛

    到了天黑,司璟墨才送霍瑜白和霍煜祺回府。
    翌日。
    天未亮,司璟墨就到了霍家,接霍瑜白和霍煜祺进宫。
    霍煜祺还没睡醒,被司璟墨抱着,在马车里依旧睡得香甜。
    霍瑜白则是坐在司璟墨身旁,倚着司璟墨打盹。
    女人孩子都在身边,司璟墨只觉得满足。
    马车直接进了皇宫,停在了金銮殿附近,夜魂和夜隐守着,司璟墨去上朝。
    霍瑜白和霍煜祺母子两个,在马车里继续睡觉。
    前来上朝的大臣,都会下意识盯着璟王府的马车看两眼。
    通常情况下,司璟墨是不会让人将马车赶进宫的,只能说明今日情况特殊。
    大臣们都想着,是司璟墨带了儿子。
    ……
    朝会持续了很久,久久没有下朝。
    霍瑜白彻底睡醒了,闲来无事,坐在马车里看书。
    眼看时间不早了,夜魂带霍煜祺提前去宫学,顺便在宫学里吃早饭。
    霍瑜白坐在马车里等着司璟墨。
    时间又过了许久,朝臣陆续下朝离开。
    “宣霍二小姐进殿!”内监的唱和声传来。
    霍瑜白怔了下,放下了书本,下了马车,前往大殿。
    进了殿,一直低着头,恭敬行礼,“臣女霍瑜白,参见皇上!”
    司煌锐利的眸子盯着霍瑜白,紧抿着唇,脸色难看,久久没有言语。
    霍瑜白察觉气氛不对,心里有些不安,她虽然没有抬头看司煌,但是能够感觉到司煌那锐利到似乎要穿透她的眼神。
    旁边一只宽厚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手,让她稍微心安。
    “父皇,儿臣说过,一切都是污蔑!”司璟墨沉声道。
    司煌阴沉着脸,“说是污蔑,就证明她的清白!”
    霍瑜白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发白,心里的不安放到最大,手心里开始冒冷汗。
    皇上已经说得够直白,让司璟墨证明她的清白,也就是说,皇上怀疑她的清白。
    司煌将霍瑜白所有的反应尽收眼底,脸色越发难看,他不傻,看得出来,霍瑜白在不安,在心虚,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霍瑜白在六年前,确实失去了清白。
    而他的儿子,竟然说霍瑜白的第一次给了他,竟然连女人不洁这种事都忍下了。
    他的儿子配得上最好的女子,怎么可以如此!
    司煌越想越愤怒。
    司璟墨感觉到霍瑜白的紧张,握着她的手收紧,一下将她揽进怀中,“没事,有小人捣鬼,说你不清白,本王会证明你的清白,别担心。”
    霍瑜白心里酸楚,本就是事实,如何证明啊?
    她早该知道的,当年的事情会被人捅出来的,就算他不在意,可是整个皇室在意呀。
    想到当初的事会被人一点点的揭露,摊晒在阳光之下,被人肆意的议论……
    霍瑜白感觉伤口被人用力撕开,痛到呼吸艰难,血液好似凝固了,身体发冷,僵硬地缩在司璟墨怀中,控制不住地发抖。
    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
    她很想去忘记,很想努力地忘记,可是那天晚上的事情根本就忘不掉。
    那个男人,她看不清他的脸,可是他对她做的一切她都记得。
    他太过粗暴,让她惶恐,想忘记都难。
    司璟墨察觉霍瑜白的不对劲,低头去看她的时候,那毫无血色的面庞让他心惊,“瑜白,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霍瑜白不说话,双眼空洞无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停地流泪,不停地发抖。
    她的样子让人不忍,也让司煌彻底确定了真相。
    “瑜白,你别吓我,你说话!”司璟墨焦急,手捧住霍瑜白的脸,帮她擦眼泪,“瑜儿,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璟墨,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霍瑜白僵硬地抬头,含泪的双眸看着司璟墨,男人一脸焦急,担忧,“璟墨……”
    一声哽咽的“璟墨”,好似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委屈,那样的无助。
    司璟墨心痛,将霍瑜白紧紧揽进怀中,他知道,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瑜儿,原谅我,原谅我好不好?”
    霍瑜白不理解司璟墨的意思,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道歉,也无法分心去想,被撕裂开的伤口太痛,她无法思考太多。
    她觉得好累,好累。
    他的怀抱温暖,让她好依恋,可是过了今天,她不知道这个怀抱还会不会属于她。
    她不仅丢了清白,她还有个儿子,她想嫁给司璟墨,谈何容易?
    她被爱情迷失了,看不清现实,一直在自欺欺人,以为他们可以获得幸福。
    当所有的事情揭露,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属于她的,终归不属于她,就算贪恋也没有用。
    “瑜儿,原谅我,原谅我好不好?”司璟墨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霍瑜白不说话,神情恍惚。
    司煌看着他们,从一开始的愤怒变得狐疑,不理解他的儿子为什么要道歉。
    “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内监通禀。
    司煌面色沉了沉,“宣!”
    蓝澜走进殿,今日的她,精心打扮过,凤袍加身,眼神犀利之中透着威严,扫了眼拥抱在一起的司璟墨和霍瑜白,抿唇,脸色难看了几分。
    “臣妾参见皇上!”
    “平身!皇后怎么过来了?”
    “回皇上,臣妾担心霍瑜白狡辩,带了验身的嬷嬷,还特地让人找来了孟绮薇和水月庵的青云师太。”蓝澜沉声道。
    前一天,孟允涵等不急,从水月庵回城之后,再次进宫见蓝澜,将所有的事情告知。
    蓝澜当天晚上就告诉了司煌,所以司煌才会在下朝之后,质问司璟墨。
    霍瑜白听到孟绮薇和青云师太两个名字,身子一下发软,无力地倚靠着司璟墨,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无法面对,眼前一黑,晕倒在司璟墨怀中。
    “瑜儿,瑜儿……”司璟墨焦急,“快宣太医!”
    蓝澜冷笑,“以为装晕就不用面对现实了吗?”
    司璟墨冷厉的眼神射向蓝澜,怒喝,“你闭嘴!”
    焦急地将霍瑜白打横抱起,直奔太医院。
    他无法安心等着太医前来,那样太煎熬了。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都市美艳后宫(未删全集)情色人间(脑洞向,粗口肉短篇)明星潜规则之皇花都少帅婚后霸占娇妻快穿之男配都是我的快穿之炮灰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