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TXT小说
首页染净(孩子他爹是法海)1v1高h虐 那姑娘是谁啊?可有婚配?

那姑娘是谁啊?可有婚配?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青蛇就睁了眼看着白蛇还在熟睡,赶紧摇了摇她“姐姐,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你怎么还睡得着?快起来梳妆打扮!”
    白蛇不似青蛇那般赖床,醒了便起来,一脸惺忪的看着她,有气无力的说道“傻妹妹,婚礼要在黄昏时开始的…啊~我再睡会…”白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躺下睡着了“晌午再叫我…今晚要忙得很…洞房很累的…呼…”
    青蛇难得起的早,一晚上加今日的兴奋让她浑身充满力量,看着又睡着的白蛇叹了口气,罢了,不打搅姐姐了,让她好好休息,今晚洞房花烛夜,免不了被折腾的,这个时间,法海定是起床了,还是去找他聊天吧。
    青蛇蹑手蹑脚下床走了出去,轻轻的关上门,清晨大雾刚刚散了一些,还未出太阳,大口呼吸着是润润的空气,抻了个懒腰吐出浊气,倍感神清气爽。
    环顾四周没有大海的身影,去客房也没有他人,奇了怪了,这人呢?难道是去茅房了?
    青蛇整个许府上下找了个遍,没见法海影子,心想,是不是法海反悔了,不带她修行,自己跑回金山寺了?
    正坐在院里的石凳上郁闷呢,突然大门开了,法海从外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个盒子,二人一对视,青蛇则先开口问道“一大早去哪了?”
    “回寺中取了这。”法海坐到她面前,把盒子放在桌上,打开给她看了看,那盒中是棵灵芝,青蛇突然想起许宣被情花蛇咬了姐姐才得了逞,那他这采的灵芝…
    “圣僧,这个灵芝是你采的嘛?”
    “算是吧,这灵芝是南极仙翁所赠,当初在衡山与仙翁对弈赢了,让贫僧随便采了棵带走。”法海淡淡的说道,青蛇则是惊掉了下巴,一时间忘了要问什么了…对了“那你采摘时有没有遇到蛇,很艳丽的那种…”
    法海回忆了一下当初,答道“未曾见过。”
    青蛇听到他的话没了兴致,还以为他被蛇咬了呢,还想问怎么解的毒,原来压根就没有蛇,于是闷闷的趴在桌上不说话,伸手摸着灵芝发呆。
    法海见她不说话,又给她解释了道“灵芝应是有情花蛇守着,但在衡山并未见到,可能是仙翁所在之处无人敢闯。”
    青蛇抬头静静的看着他出神,如果他被咬了,会是什么样子的呢?那种必须与女子交合的毒…他会不会破戒呢?
    “法海大师,起的好早啊!小青也在啊!”许宣打着招呼,抬头看了看天,确定是早上,很是意外的看了眼青蛇,一般能看到她的时候都是晌午。
    这时有人敲门,“许老弟,我们来帮忙了!”
    青蛇起身开门,五个壮汉把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手上还拎着贺礼,看他们的样子应该都是猎户,黝黑的皮肤,刚劲有力的臂膀,特别强壮,侧着身子邀他们进来,可是都一个个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双目发直盯着青蛇,把她看的心里发毛,仿佛要把她看穿一般。
    许宣看门口半天没人进来,看了眼青蛇,以为她又做了什么错事,便自己上前迎去“张大哥,诸位兄弟,你们来啦!快,里面请!”
    “哎…哎!”张猎户听见许宣的话,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黝黑的脸上一红,目光灼热的看着人家姑娘觉得自己失礼极了,回头看看一同前来的兄弟,也像他这般盯着人家看,便一人赏了一脚,众人回过神来都有些不好意思,跟着张猎户进了许府。为人热情,憨厚,仗义,经常上山打猎,多次遇到其他猎户被虎豹围攻,他都会奋不顾身的上去帮忙,有好几次被咬的伤势严重,村里的猎户都敬佩他,都与他拜了把子做了异姓兄弟,至于与许宣交好是因为,一次他们五人在山中打猎被黑熊追击抓伤,逃跑时还摔断了退和手臂,几人狼狈不堪之时恰好遇到了在山里采药的许宣,他主动上前为他们治病疗伤,并送他们回了村子,给他诊费,说什么都不要一分钱,临走时告诉他们若是身体不适可以来镇子上的保安堂找他,之后他们就去拜访答谢,许宣拒收钱财,见彼此都是热心义气之人也拜了把子。
    他是这五人中年纪最长的,二十五岁左右,与法海同龄,至今尚未娶亲,许宣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二十一岁排行老六,都娶了媳妇,他们哥几个还都打着光棍呢!
    见到青蛇如此的美人,张猎户心里有些着急,快步走到许宣身旁,搂肩小声问道
    “许老弟,那姑娘是谁啊?可有婚配?”
    “大哥是说小青?她是娘子的妹妹,尚未婚配,莫不是看上妻妹了?”
    “嘿嘿,还是老弟懂哥哥!”张猎户咧嘴一笑,高兴的拍了拍许宣。
    许宣看了眼青蛇,有些为难道“尚未婚配…但是…妻妹顽劣,性情也有些懒惰,只怕大哥承受不了。”
    张猎户一脸惊讶的问道“怎么个顽劣懒惰啊?”看着小青姑娘娇滴滴的坐在石凳上,穿着个葱白青莲花襦裙,垂桂髻上单插了支玉钗,耳带白玉如意血珀坠,白皙纤细的玉腕带着两只玲珑镯叮叮当当,碧眼丹唇与那和尚交谈,一颦一笑令人很是悦目,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许宣叹了口气,看着她与法海谈话是捂嘴兮笑的做作样子,想起平日里青蛇古灵精怪调皮捣蛋的样子,看着自己与娘子要好时,气的她偷偷给自己使小绊子,眼看还不成功后气的像个炸毛的猫儿一样,自己并没有生气,甚至觉得她有些笨的可爱,除了自己对别人其实她还是很讲道理的,小青性子并不坏,平日里见了乞丐都要拿零嘴的钱施舍,是个单纯善良嘴硬带点傲娇的小丫头,就是怪了他抢了她姐姐,所以才这般与自己作对,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一般幼稚。
    若是喜欢什么,想吃什么必须要买,不然就闹,这般孩子气的女娇娃,一般人可养不起,与寻常男子所要求的洗衣做饭相夫教子,没有自由的女子完全不一样,受一点委屈都会哭着回来找她姐姐。眼前的张大哥不太合适,虽然为人极好,任劳任怨,也相信他会对小青好的,赚的钱也会全部给她保管,可小青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花钱大手大脚的,只怕张大哥到时候要累死,所以,两人并不合适。
    张大哥的体魄能顶上叁个小青了,过早嫁人必定是要行夫妻之礼的,这小身板到时候抗不住他折腾啊!而且她才刚刚及笄身体还未成熟,还是等两年长大了再说吧!罢了,以后他这做姐夫的定是要为她寻个能待她极好的夫家,眼前这门亲事还是算了。
    “咳…小青从小就被她姐姐娇纵惯了,洗衣做饭什么都不会,平日里调皮捣蛋喜欢捉弄人,而且…”
    张猎户听到他的话松了口气,这些并不算是什么缺点“哈哈,瞧你说的严重了,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这些都无所谓,这么漂亮的小娇娘娶回家就是要供起来养着的,要是她自己干活,我倒是不肯呢!好好养着,到时候生个大胖小子我就满足了!许老弟,说实在的我这些年攒了不少的钱,小青她也够花了!”
    许宣听他话的意思铁了心要娶小青了,一时间想不出对策,急得擦了擦满头的汗。
    “老弟,你咋了?”
    “啊…没事,马上要娶媳妇了高兴的…兄弟们还没吃早饭吧?我先去买些早点…小青,你…过来!”许宣走到门口才敢喊青蛇,就怕张猎户吓到她。
    青蛇与法海聊的正欢,听到许宣叫她,碍于周围人多给他留着面子和法海还在的原因,不着痕迹的瞪了他一眼,见到法海冲她点点头才起身跟了过去。
    门外,许宣带着她快步走了好几十米远。
    “慢点!叫我来干嘛?”青蛇没好气的说道。
    “你有没有心上人?”许宣着急,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青蛇一听心上人叁个字,瞬间眼前浮出法海的脸,红了脸害羞的低下头,又扭扭捏捏的不做答。
    许宣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放松了些,若是有了心上人,按她的性子谁也不好使了,到了年纪说了媒便好,张猎户还是他想办法对付吧。
    “罢了,我知晓了,随我去买些早点。”
    “你很奇怪啊!干嘛问人家这种问题?是不是不安好心想要把我随便嫁出去?你要是敢,我就…可不饶你!”青蛇有些生气,感觉这厮有事瞒着自己,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到了嘴边的狠话咽了回去,毕竟以后是姐夫了,虽然讨厌他,但是他是姐姐最喜欢的男人,算了,看在姐姐的面子上不计较。
    “小姑奶奶,我可没那个胆子,就是问问而已,这些钱拿去给你买稻香阁的点心,一会回去和你姐姐吃,剩下的钱都归你,别和别人打架,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要乱吃东西,还有…”
    许宣话还没说完,青蛇抓过钱袋,捂着耳朵跑远了“知道啦,真啰嗦!”
    许宣看着她的背影大喊道“买完赶紧回家!”不知她有没有听到,哎,这小丫头片子真叫人不放心,千万别闯祸啊…孩子还小,要对她有信心,对,要有信心,长大就好了。
    许宣买完早点回到许府,带了四个纯素的包子给法海,其他人则是肉包和馅饼,许娇容又做了些喜饼给他们,一安顿好几人他便去门口侯着,急得踱来踱去,半个时辰才看到青蛇的身影,忙着迎上前去“小姑奶奶,怎么去了这么久?”
    青蛇走出了土匪大王一般的步伐来到他面前,把糕点盒子扔给许宣,掐着腰,一手抹了把脸咧嘴一笑“遇到了个登徒子,对我动手动脚的,让我教训了一顿,哼,居然敢惹他青姑奶奶,呆子,我跟你说啊!那几个壮汉让我打的屁滚尿流,你都没看到,哈哈哈,笑死我了…那个眼睛一圈乌青哈哈哈”
    “有没有受伤?”许宣皱着眉头看着刚到自己肩膀高的青蛇,担心的问道。
    “怎么可能?小爷…小姑奶奶我在家乡可是出了名的小霸王!打架从来不手软。”青蛇吹嘘着以前的光荣事迹,许宣忍笑看着幼稚的青蛇道“这么厉害啊!那我以后可不敢惹你了!”说着说着就看到她突然做扭捏状,回头一看,果然法海站在门口看她。
    “我…姐姐饿了,我先进屋了,姐夫你与圣僧慢慢聊~”青蛇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般,不敢看法海,低着头夺过点心盒绕过法海溜进了大门停下脚步,用胳膊夹着点心盒,一手扶着门,一手做着手刀在脖子上划了一下,唇语道:你敢跟和尚乱说,你下场就会很惨!然后就进去了。
    匆忙跑进院子,看着五个大汉都盯着自己,不禁打了个颤,飞速钻进屋里,砰的关上了门。
    以后尽量每天晚上更两章,喜欢的多多刷猪~


同类推荐: 蜜汁满满_御宅屋双夫_御宅屋AV拍摄指南被艹的淫水横流的肉穴_高h反派男主你好坏[快穿]眼里月色(1v1 H)招惹(1V1)_御宅屋璧水(师徒)_御宅屋